目錄 登入會員 購物車 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

文/金州特派記者

金州克里阿密特派記者接到一位匿名球員的訪談要求,他說自己在聯盟中打滾了好幾年,對於聯盟的遊戲規則非常透徹,他更自稱是少數知道聯盟第一人「姆斯」秘密的球員!今天就由這位匿名球員帶大家一窺姆斯內心的面貌。

Q:和我們介紹一下該怎麼稱呼你吧?

詹董:我的隊友都叫我老闆,連教練也是,所以叫我詹董就好了。
 

Q:詹董我想請問姆斯今年對保底東冠有信心嗎?

詹董:當然,姆斯可是有機會籃球史上第一人的人。
 

Q:怎麼對姆斯這麼有信心,姆斯第一輪就打到搶七耶?

詹董:故意的。

 

Q:故意的?

詹董:對,他慈悲為懷,他希望能改善美國經濟。

Q:改善美國經濟!?

詹董:是的,像是去年前面幾輪都橫掃,比賽數量硬生生減少一堆,克里夫蘭的人們都覺得很無聊、商店的消費也都不夠,今年他決定由自己來帶動全美的經濟成長,每一輪都打到搶七,這樣到冠軍賽起碼有28場,能短時間內刺激全國的經濟流動指數。


Q:⋯⋯

詹董:怎麼了?

 

Q:原來姆斯這麼偉大。

詹董:嗯,但他都為善不欲人知,像是捐給學校幾千萬也都沒在講的。

 

Q:但媒體有報導阿!

詹董:媒體自己去報導的。
 

Q:那媒體哪來的第一手資料

詹董:下一題。

 

Q:多倫多第一場逆轉勝關鍵是什麼?

詹董:神經刀跟你的男孩TT 的貢獻,都是其次,最重要還是姆斯,他的領袖能力,才讓他們兩個及時回魂。

 

Q:那想老實問你,上一輪的絕殺球,姆斯怎麼投進的?

詹董:實力。

 

Q:那為什麼以前他都不自己投?

詹董:因為他太容易替其他人著想。


Q:什麼意思?

詹董:如果他全部事情都做,連最後一擊都自己來,那隊友會覺得自己沒有用,像是那個俄文,在那邊花招耍半天,姆斯如果要切進去,一個坦克就開進去了還外送爆扣,老實說啦,俄文在克里夫蘭的功用就是只有關鍵球,沒了,要滾就滾,媽的,根本自私鬼,學完就跑,我真的是要ㄍㄢ⋯⋯

 
Q:等等!這個專欄是有小孩會看的

詹董:ㄍㄢ⋯⋯趕著打電話給他,說聲謝謝他,讓我看清了,人,都是自私的。

 

Q:換個話題,那姆斯今年有想過冠軍嗎?

詹董:我個人覺得,冠軍不是重點,打進總決賽就已經是冠軍了。

Q:可是最後還是會分個高下啊!

詹董:這是老舊的傳統,像如果是我來訂定規則,東西區都各出一個總冠軍,照這樣的話,你看,姆斯已經八冠,其中還有七連冠,已經超越喬⋯⋯


Q:等等,姆斯待在的東區比較弱,怎麼能這樣看!

詹董:你錯了,東區其實不弱,反倒是因為姆斯存在,姆斯帶的隊伍特別強,所以一比較起來,讓東區其他隊伍看起來更弱,而姆斯在東區是為了調整各球隊的平衡。


Q:你說姆斯是在調整各球隊平衡?

詹董:是的,你看看東區這幾年來組了多少團,姆斯都一一把他們打到解體、重組,因為姆斯要讓他們知道,這種沒有化學作用的團,面對到西區的對手,也是被慘虐而已,必須讓他們在東區就止步,避免害他們去丟臉。

 

Q:原來啊⋯⋯那既然姆斯這麼強怎麼不轉到西區去打造更多強隊?

詹董:淺,你的想法太淺了,姆斯轉到西區的話,不外乎就是聖城、金州、休士頓、奧城,甚至自帶幾隻名人堂球星去洛杉磯,你自己想想,這樣的話,誰還打得贏他?這樣的比賽好看嗎?


Q:有道理,所以姆斯不是躲東區,而是為了不讓比賽太難看而在東區?

詹董:沒錯。

 

 

Q:對於大家一直酸他亞軍,甚至叫他亞軍蒐集狂,對此你怎麼看?

詹董:榮耀,真的懂籃球的話,就會知道這是項謙卑的榮耀,照我前面所說,只要打進總決賽,已經代表有著冠軍實力,依照姆斯這麼全能又無敵,冠軍,只是要不要。

Q:那為什麼八次總決賽,他只拿三冠,其他五次是不能還不要?

詹董:因為無私、心軟、被騙

Q:總決賽輸掉是無私、心軟、被騙?

詹董:第一次是被騙,零七年那個聖城的說未來是姆斯的,還以為他過兩年退休,姆斯一時心軟,就草草結束總決賽將冠軍賽送給他,結果那個畜生多打了十年。
 

Q:那第二次呢?在達拉斯輸掉那次?

詹董:一樣心軟,那個德國人在那邊咳嗽,看起來很心酸,都快四十歲了還沒有冠軍,姆斯就也塞了座冠軍給他,姆心本善。

 

Q:那去年呢?

詹董:因為前年姆斯的隊友們都拿過了,而對面的杜蘭還沒拿過,姆斯前幾年也教訓過杜蘭,讓他知道自己的不足就是不轉隊,而對方也改錯向善了,所以就也賞他一冠了,姆心本善。

 

Q:那今年姆斯也有信心能奪下東冠嗎?

詹董:你遇過人問你有信心會吃飯嗎?

 

Q:什麼意思?

詹董:拿東冠就像是吃飯,幾口就搞定。

 

Q:但下一輪的費城或波士頓都不是好啃的耶?

詹董:保底東冠,你沒聽過?

Q:聽過是聽過,不過今年不ㄧ樣!

詹董:我們不ㄧ樣,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境遇~

Q:算了,既然你對姆斯那麼有信心,我問一個小小的問題!

詹董:請問

 

Q:如果,我是說如果,費城或波士頓打敗了姆斯,姆斯會怎麼做?

詹董:如果你三餐飯後要吃狗大便,你會怎麼做?

Q:不會有這種事!

詹董:你已經講出了上一題的答案了。

 

Q:⋯⋯

詹董:嗯?下一題,繼續問,我等等還要練球、聯繫隊友跟其他隊的隊友。

 

Q:如果能夠回到過去,和年輕的姆斯說一句話,你會說什麼?

詹董:我會告訴姆斯那傻孩子,早點搞懂遊戲規則,每年都簽一年短約,不只去邁阿密,也去底特律、聖安東尼奧、洛杉磯、波士頓、達拉斯多看看,多增廣見聞一下,職業運動員的生涯是有限的,何不讓自己有更多體驗呢?人生有限,回憶無限,別侷限自己,這樣未來才真正是你的!

 
Q:好,謝謝詹董抽空接受我們的專訪,我們很期待你的表現。

詹董:不會,我姆斯啦!啊又說錯了,我詹董啦!